主页 --> 老年学习 --> 学习交流 --> 谈谈国人需要转变的年龄观

谈谈国人需要转变的年龄观

编辑:思睿 更新时间:2012-07-05 来源:本站原创
中国苏州荣格心理咨询中心高级督导王国荣表示,从心理学上来说,过了青少年期后,人慢慢地就会开始恐惧衰老。害怕衰老和害怕死亡是紧密相连的,而对死亡的恐惧是人的本能,老是生命的暮年,也就意味着离死亡越来越近。

中国苏州荣格心理咨询中心高级督导王国荣表示,从心理学上来说,过了青少年期后,人慢慢地就会开始恐惧衰老。害怕衰老和害怕死亡是紧密相连的,而对死亡的恐惧是人的本能,老是生命的暮年,也就意味着离死亡越来越近。一项由英国保险机构组织对全球12.562万人进行的调查显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人最怕老,在45-54岁人群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就认为自己已经老了。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老年学研究所副所长姜向群表示,人们已习惯接受35岁以上就无法再就业,50岁之后将会被社会抛弃的观点,年龄歧视现象非常普遍。这与美国、日本等国家有非常大的差异。在这些国家,经常可以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还在很开心地工作,他们可能开出租车,可能在超市里当售货员。

在日本广岛大学大学院修读社会学博士学位的杨洋,对日本老年人生活福利保障制度非常了解。日本人普遍认为,五六十岁根本不算老。75岁以上的人才能称为老年人。日本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但由于本人、社会以及公司的共同需要,许多公司将退休年龄延至65岁,或者退休后被公司返聘,不少人干到70岁才算真正退休,不返聘的也可以自愿找其他工作。

日本很多服务行业对年龄没有限制,且工作时间自由,每小时的工资也很高,因此老人可以按自己的情况找到工作。此外,国家鼓励的“银发产业”也为老年人提供了很多机会,以志愿者的形式为主鼓励老人通过工作与社会接轨,比如年龄较小的老年人帮助年龄较大者打扫卫生、倒垃圾、美化庭院等。这种社会参与让老年人在不与社会脱节的同时,也能提升他们的人生意义和生命价值。

来自中国人口计生委的信息显示,国人平均寿命已达73岁,老年生活时间越来越长。如何保证老年人的生活品质,是全社会都需要重视的问题。

姜向群表示,首先政府应加大对高龄、失能老人的补贴力度,扩大补贴范围,将城市中非户籍的老人也涵盖其中。国家要提高老人的医疗保障水平,还应引导人才向社区养老服务方面流动,为社区养老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他建议,实行弹性加自愿的退休制度,建立和完善针对老年人灵活的工作制度,鼓励和帮助健康且有能力的老年朋友再就业。其次,老年朋友自身也需要调整心态。衰老是一个自然过程,躯体或许会逐渐受限,但只要心态年轻,一样可以享受精彩生活。

有选择性地工作和生活。杨洋说,日本人认为退休是人生第二阶段的开始,可以去做以前想做却没做的事,这点值得我们学习。退休后时间更自由了,可以更合理和自由地安排好个人的工作和生活。她认识一位80多岁的老先生,每天上午去公司免费上班半小时,一周有一半时间在工作,另一半时间学习中文、烹饪等新技能,每年还会安排旅行的时间。

兴趣是最佳伙伴。在北京朝阳医院内分科原主任李经看来,兴趣是老年生活的最佳伙伴。年轻的时候,很多人一味忙于工作,忘记了生活本身。其实人生是一脉相承的,在步入老年之前,就要开始多琢磨点“好玩”的事儿。他自己如今除了仍在两家医院出门诊外,还自己种菜、参加老年音乐团,最爱琢磨哪里有美食和怎样做菜。

多接触社会心更亮堂。今年69岁的北京闫茅顺老先生,1994年就得了胃癌,虽说退休金只有2000元左右,但生活过得有声有色。他是北京市癌症康复会的副会长,经常志愿参加义务活动,免费在社区教太极拳,爱好编顺口溜、摄像等等。他笑着告诉记者:“高兴一天是活,愁眉苦脸一天也是活,那为什么不高高兴兴地活呢?老年朋友最怕与社会脱节,多与社会接触,心也就更亮堂了。”

多去邻居家串门。子女工作忙,难有时间陪伴。在同一个小区中,剩下的往往是同年龄段的人,大家平时不妨多到邻居家走动走动,聊聊家常。此外,很多父母跟随子女来到陌生城市生活,子女也应该帮助父母尽快融入当地环境,让他们的生活有人陪伴,不至于太无所事事。

尊重老人的自理能力和自立意识。杨洋还表示,做子女要孝顺,但也没必要一切都帮父母安排好,只要父母有能力,他们能做的就让他们自己做,这样不仅能避免功能退化,更能减轻老人的心理负担,帮助老人维持自尊心和自信。比如吃饭,只要他们还能自己吃,哪怕速度很慢,子女也应该多花点时间陪着,帮他们更换便利的餐具帮助其愉快用餐,而不是以喂饭代替。

分享到: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中华老年网 Copyright 2005-2010 www.zhln.org
京ICP备10054481号
联系邮箱:zhln@zhln.org
任何网站或机构、个人不得将本网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转载本网文字或图片等信息,均须注明“转自中华老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