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养老信息 --> 家庭养老 --> 我国家庭养老功能演变与养老保障模式选择

我国家庭养老功能演变与养老保障模式选择

编辑:凹头苋 更新时间:2011-07-27 来源:本站原创
在向现代化社会迈进中,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期间,家庭养老功能发生演变,对传统养老保障模式提出挑战。

在向现代化社会迈进中,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期间,家庭养老功能发生演变,对传统养老保障模式提出挑战。无论是传统家庭还是现代家庭,就其本质来说没有变化,它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以婚姻关系为基础,以血缘关系和收养关系为纽带的人类再生产的基本单位和人们共同生活的基本社会组织形式。”但就其功能来讲,现代家庭与传统家庭相比,是处于变化中的。随着社会经济科技的发展,社会成员生活水平的提高,完全依靠家庭来承担众多功能已不能适应,部分功能应转向社会。现代社会中出生率和死亡率降低,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延长,人口加速老龄化,尤其是传统家庭养老功能的演变,已引起国家和社会的关注。因此,探索现代养老保障模式,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研究人口老龄化社会的重要课题。

家庭功能分解和社会化养老趋

家庭养老功能分解,部分家庭功能走向社会的变化,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是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推进的结果,是社会保障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的结果,是家庭本位的伦理道德观念融入国家本位、社会本位的伦理道德观念的结果。家庭功能通常包括生育功能(它使人口繁衍延续,一般来说,是社会不可替代的);生产和消费功能(它维持家庭人口的生存和发展,是家庭存在的前提和基础);养老抚幼功能(赡养照顾老人,抚育幼儿成长,即是人们人伦情感的需要,也是社会安定和发展的需要);教育功能(培养子女走向社会,具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人们的社会化一般是从家庭开始的);日常生活功能(娱乐休息等)。在家庭众多功能中,不论传统社会还是现代社会,家庭养老功能是家庭功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社会中家庭不是孤立、自我封闭的单位,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家庭功能在不断地分解和演变,养老功能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单纯养老,它被赋予了时代的新内容,涵盖着消费、抚幼、教育、娱乐等多方面内容,因此,家庭的功能与社会的功能融合在一起,互为补充,而不是互相取代。一部分功能减少,而另一部分功能增强,部分功能从家庭走向社会,形成社会化养老趋势。

1.生育功能减弱,教育功能突出

传统社会中,靠子女数量多,人财两旺,这是体力劳动为主、简单劳动为主、小生产状况为主时期的产物。在现代社会,是在脑力劳动比例逐步扩大,体力劳动比例逐步缩小,复杂劳动比例逐渐增加,简单劳动的比例逐步减少,社会化大生产规模逐渐扩大,小生产规模缩小的情况下,靠科技致富,靠人才竞争。提高人口质量,减少人口数量,增加教育投资,成为家庭成员的选择。生育功能的减弱,生育数量的减少,使生育抚幼成本降低。据1992年调查,老年人现有子女平均数,城市3.47人,农村为3.70人;独子女老人家庭的比例,城市为10.41%,农村为8.53%;无子女老人家庭的比例,城市2.29%,农村为2.45%,所占比例很小。目前城市多数家庭为独生子女家庭,80年代初期,政府考虑到农民生产生活的实际情况,放宽了农民家庭的生育政策,如允许独女户可再生一个孩子,因此农村独生子女家庭并不普遍。如1989年出生的全部人口中,一孩占49.5%,二孩占31.2%,三孩及以上占19.3%。但子女数量比过去仍大大下降,家庭子女从平均3~4个,下降到平均1~2个。生育抚幼的经济负担减轻,使家庭可以用抚养多个孩子的资金,更多地投身独生子女或少子女或家庭成员的教育费用上。

教育功能分解。目前我国双职工父母的家庭占有较大比例,作为家长,他们教育的知识面有限,教育的时间有限,特别是参与社会市场的竞争,教育的精力更有限。因此,父母在教育子女上有较大局限性。而国家政府重视发展义务教育,重视从娃娃开始教育,重视规范教育,家庭中的抚幼功能、教育功能已有部分由社会的托儿所、幼儿园、学校所替代,年轻父母在孩子教育上,选择了社会上的正规化专业化教育,而不愿由老人带孩子,以免影响孩子的早期智力发育,这样,部分教育功能从家庭走向社会。而且家庭成员不论老少,都需要不同层次的智力开发,如电视、电脑、书籍、报刊、资料等,从而加大了向社会的教育投资。老人在享受天伦之乐时,祖孙故事信息交流是以知识为乐趣的。

即使如此,社会影响、社会教育对孩子的成长只是一方面,家庭影响、家庭教育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仍不可忽视。自古以来,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师。长期生活在一起的父母和祖父母以至于兄弟姐妹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卫生习惯、政治思想、道德品质,对后代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劳动力从人口数量的增长到人口质量的提高,使教育功能在部分走向社会后,家庭教育功能仍处于突出地位。长辈的言行一般都成为晚辈效仿的榜样,父母对祖(外祖)父母的态度常常成为明天子女对他们的态度,我国尊老敬老养老的民族美德就是代代相传下来的。

2.生产功能减弱,消费功能增强

传统社会以农业为主,生产方式靠手工操作,小规模生产协作,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中。这种小生产方式与传统大家庭为生产单位较为适应。但一家一户的小生产方式不能适应现代化大生产,生产、交换、流通、分配等环节都不是在家庭中可以完成的,社会化大生产要通过社会大市场。尽管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使农村家庭生产功能在一定时期中还占有一定地位,但农村走向商品化、市场化以后,家庭功能也相应起了变化,因而大家庭难以适应市场需求,逐渐解体。现代家庭结构呈多样性和规模呈缩小的趋势。在家庭结构及居住形式上,住房条件的逐渐改善,过去几世同堂的大家庭和主干大家庭发展为形式多样的小家庭,如单身家庭、丁克家庭(由夫妇两人组成)、单亲家庭、核心家庭(父母及子女)、主干家庭(两代以上,每代有夫妇〖或一方〗的家庭)、联合家庭(两个以上,同代人有两对或两对以上夫妇〖或一方〗的家庭)等。在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家庭部分生产性分工为社会分工所取代,一家一户的生产作坊扩大为跨户、跨村镇、跨市区等专业化生产集团,家庭中的生产功能弱化。另一方面,消费功能增强。家庭成员中不仅是子女生活条件的改善,城市中许多独生子女在两居室、三居室的住房中,都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他们的衣食住行等生活条件都是老一辈所望尘莫及的。而现代老人对生活质量的需求也大大超过传统老年人的消费水平。在经济条件较好的地区,老年人已不满足于日常温饱水平,他们需要丰富的营养保健食品,先进的医疗设施,充实的文化精神生活,多彩的娱乐天地等。现代生活方式已不仅是物质生活,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改善,精神生活日益走进老年的生活天地中。享受天伦之乐已不是老年人唯一的生活内容,老年时装队、老年合唱团、老年秧歌队、老年旅游团、老年体育活动蓬勃发展,仅仅是子女在生活上尽孝已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要,老年人需要精神上的慰藉。在老年家庭中,传统的家庭生活方式已经改变,老年妇女退休后,把孙子女送到幼儿园,使自己拥有新的追求。老年人是家庭中最稳定的成员,居家时间相对较长,生活上的消费已大大高于其工作期间的消费。老年人用自己的劳动积累,正在成为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他们需要老有所养,住房消费、服务消费、衣食住行的消费占老人经济收入的主要方面;老有所医,医药消费、护理康复消费、卫生保健消费,已成为老人最基本的必不可少的消费;老有所学,读书读报、听广播看电视,开阔视野,关心时代信息,接受新鲜事物,有的人还入学听课,进行知识更新,老年人在这方面的消费有增大的趋势;老有所为,老年到人才交流中心去寻求再就业,向社会奉献余热;老有所乐,旅游、音乐、美术、舞蹈、体育等领域,已不再为青年人所垄断,愈来愈多的老年人晚年生活丰富多彩。传统社会中老年人用辛勤劳动为子女积累一笔丰厚遗产的愿望正改变,他们不再打算给予子女留下金山银山,而关心给子女留下祖辈艰苦创业的精神财富,把孩子培养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老年人的适度消费,使他们的晚年生活不仅精神愉快,健康长寿,而且减轻了社会和家庭的经济负担,使子女能集中精力为社会多作贡献。

3.赡养功能弱化,抚幼功能增强

家庭功能的演变受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70年代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后,80年代家庭规模缩小。户平均人口由1980年的4.61人下降为1990年3.92个。赡养功能则由于家庭结构的演变由几代同堂家庭变为核心家庭(父母和子女)而弱化。尤其是独生子女家庭的出现,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空调、电脑进入家庭,使家务劳动中的体力劳动逐渐为自动化的家用电器所取代,而且正在向社会化、专业化发展,人们已经从自己做衣、做鞋、做被中解放出来,连买菜做饭也不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了,可以到商店购买半成品、成品,可以吃快餐,可以到饭店去改善伙食。独生子女家庭的出现,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发展,使家庭内中老年的比例高于青少年比例,独生子女成了家庭中的“小太阳”,一家人围着他(她)转,赡养倒挂的情况在许多家庭中出现。有的学者认为,由于计划生育后出生的队列较少有兄弟姐妹,因此他们在未来形成独立核心家庭的机会就减少了。然而生育率在达到更替水平后还持续下降的话,将会导致未来一些老年父母由于少子女的缘故,即使愿意与其已婚子女共同生活也不可能了。这就是说,今后完全由家庭成员负担养老责任难以实现。

4.养老功能的社会化趋势。

人口老龄化趋势和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子女与老人分居的倾向加大。在城市,有分居子女的老人占老人总数的50.67%,占有子女者的老人的51.36%;在农村,有分居子女者占老人总数的48.66%,占有子女者的老人的49.88%。这是因为家庭有其生活周期,开始是年轻夫妇组成的新生期,然后是子女出世后的核心期,第三是子女成家后的空巢期,第四则是老年夫妇在衰老中的解体期。从空巢期到解体期,是人的生命周期进入养老的重要阶段。市场竞争,加快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一方面,即使与老年人同居的适龄劳动者基本上要走出家庭,参加社会工作,难以留在老人身边照顾老年人;另一方面,随着住房建设的发展,子女与老人分居成为可能,老年夫妇家庭增加,空巢家庭(指无子女家庭),愈来愈多,代际交换关系从家庭走向社会。第三产业的发展,社会服务业的蓬勃兴起,社会化养老设施如养老院、老年公寓、托老所等应运而生,街道邻里互助和以老助老的社区志愿者协会为老年家庭提供各种服务。“养儿防老,多子多孙多后福”的传统观念对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来说已不多见,他们更多地把希望寄托在社会养老上。

老年人需求层次的提高使选择多样化。随着社会老年人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老年人不仅有生存问题,而且有发展问题,不仅需要物质生活需求,而且需要精神生活需求,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正在进入现代老年生活范畴,养老功能也分解为经济赡养功能、生活照顾护理功能、精神慰藉功能等。当事业作为生活的支柱和基础时,老年人将力所能及地为社会作奉献作为晚年生活的组成部分,养老生活方式已不是封闭于家中,而是走向了社会。因此,多功能养老状况完全由家庭承担,已不符合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养老问题也在进入社会大市场。一方面,社会为老年人生产所需的服装、食品、保健品、文体娱乐用品,开辟老年人用品市场。同时,养老问题正在进入社会服务业领域,为老年人服务的理发、浴尝、维修点、餐饮业、红十字医疗保健康复点,生活服务护理业应运而生。另一方面,充实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满足老年人再就业的需求,出版适合老年人的图书期刊报纸,让老年人享受终生受教育的机会,开办老年人才交流中心,老年学校,老年文体活动场所,已成为新的社会视角。由于城乡差异、年龄差异、社会角色差异,社会需求差异、社会价值取向差异,这些服务形成多元化、多层次模式。如城镇和乡村模式、低龄和高龄模式、养和为的模式、家庭与社区模式、物质和精神生活保障模式等。

家庭分而不离的养老模式选择

养老问题既是个体行为、家庭行为,也是社会行为、政府行为,这是我国传统养老模式改革的趋势,是老龄化社会中养老模式发展的必然结果。养老保障模式既不是农村单一的家庭养老保障模式,也不是计划经济体制下城市退休人员完全靠国家的保障模式。全社会成员实行由家庭养老保障模式与社会养老保障模式相结合的共有模式,是社会化服务和家庭魅力的完善结合,形成现代化社会的新型养老保障模式,即家庭分而不离的养老模式选择。

1.东西方养老模式的不同选择

由于东西方传统家庭观念的不同,养老模式的选择也不同。重亲情的家庭观念使东方家庭的子女在成家立业之后,与父母甚至祖父母的关系都十分紧密,孝敬老人的家庭伦理道德观念深入人心,老人在晚年尽享天伦之乐,与西方家庭子女成人之后便离家独立生活,两代人之间的来往比较松散,对老人的感情淡薄形成鲜明对比。费孝通于1938年出版《江村经济》时曾指出,中国的传统家庭是个绵延的事业社群,因而它的主轴是在亲子关系之间,而西方家庭是在夫妻之间,中国家庭不仅重视上代对下代的抚育,也重视下代对上代的反哺。由于家庭的主轴不同,两代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同。中国家庭当子女成年结婚后,特别是农村中的老人基本由家庭保障,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仍在一起居住,成为一种反哺关系。西方家庭的子女成年后则自立门户,很少和父母仍住在一起,成为一种接力关系,老人基本由社会保障,老年家庭多为空巢家庭。

2.我国传统主干家庭养老模式的选择

(1) 多子女家庭的选择。现阶段养老一般是处在我国家庭多子女状况下,正如有的学者在研究养老模式中认为:“我国50、60年代城市多子女家庭占多数,到70年代后实行计划生育政策,50年代出生的人口陆续进入婚龄期和育龄期。多子女家庭在子女陆续结婚后,一般是留一个已婚子女共同居住,成为主干家庭,另一些子女婚后则独立门户,成为核心家庭。后者比前者数量多,前者是干、后者是枝。”我国老年人的家庭模式仍为主干家庭,而已婚中青年的家庭模式则以核心家庭为主。尽管多数老人身边仍有子女照顾,但子女的承受力也十分有限。

(2) 从发展趋势看,多子女家庭状况难以延续。尽管目前家庭规模变小,家庭人口数量减少,独生子女家庭增多,但人口压力仍很大。全国人口总数量与世界人口总数量仍呈增长趋势,而各国控制人口增长的结果,是加速人口老龄化的发展。2000年后,老年人口比例在发达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继续上升,并在2030年之后达到高峰期,高峰将持续至2050年后开始下降。因此,主干家庭养老模式只能是一定阶段的选择,随着老年空巢家庭的增多,将由居家养老与社区助老模式所取代。

(3) 家庭生命周期延长,老年人生命余年延长,自养和他养问题更加突出。传统社会中早婚早育现象较为普遍,20年一个周期,每一代生命周期短,人口平均寿命50~60年左右,老年期较短,因而养老问题不突出;现代社会家庭以晚婚晚育为主,大约25年为一个周期,每一代生命周期延长,同时老年期延长,养老问题成为每个家庭中实际存在的大问题。目前家庭中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期达到 70岁左右,发达国家和地区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期按近80岁,这种状况带来老年在家庭成员中比例愈来愈大,出现2~3代人同时处于老年期的趋势,家庭成员的他养功能的发挥越来越有限度,而自养功能的发挥需要有所发展。

3.家庭分而不离的养老模式选择

根据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家庭功能的分解,必须探讨新的养老模式。养老,成为社会问题以后,众说纷纭。不同的年龄分层,不同的状况对养老问题存在不同的看法,养老模式的选择也不尽相同。

(1)老年人的选择——养老不能仅靠子女。国家统计部门数据显示到本世纪末,中国老年人口总数将达到1.3亿,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0%,进入老龄化社会。根据零点公司对北京、上海、广州、武汉4市1000户市民调查,离退休人员对养老靠子女的期望明显降低。51岁以上的市民中认为应依靠子女的仅占26.1%,应靠社会保障的占19.3%,靠自己的占12.7%,这也表明市民的社会保障和自我保障意识都有所增强。在养老模式的选择上,希望子女赡养的社会相结合的占较大比例,只有在“子女与社会保障结合为主,单纯靠子女为辅”,“子女与社会保障结合与单纯靠子女平行”,“单纯靠子女为主,子女与社会保障结合为辅”等三种不同程度的结合上有不同选择,由于养老保险制度的覆盖面不同,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从业人员进入第一种选择,集体和三资企业从业人员进入第二种选择,个体私营企业从业人员进入第三种选择。

(2)中青年的人选择——养老责任要分担。我国计划生育政策表明,到下世纪初,7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相继进入婚龄阶段,绝大多数家庭结构将由两个独生子女组成,即4:2:1家庭,因此,由一对夫妇赡养4位老人显然是力不从心的。

在市场条件下,年轻人的就业岗位面临激烈的竞争,就业风险加大,现代化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使年轻人在家庭与事业的选择中,往往是先事业后家庭,家庭养老的责任需要国家、社区、单位、社会团休和个人分担。而作为农村个体劳动者,大多数未享受退休养老金。因此中青年关心养老问题的也在增加。据调查25岁以下年轻人中,有6%的人经常想到自己的养老问题,30%的人担心自己养老;26~35岁的人则分别达到22.5%和44.6%。尽管最担心自己养老问题的是36~50岁的市民,但中青年以自身赡养家庭老人的负担实践来预测今后自己的养老趋势,无论自养还是他养,都是家庭、个人与社会共同运作的。

(3) 社会的选择:家庭分而不离的养老模式。

从我国国情出发,目前我国社会保障覆盖面小且不健全,社会化程度低,使家庭代际间具有很强的依赖关系。随着社会化程度的逐步提高,家庭成员中的适龄及以上劳动力都能有工资收入,并享受社会保障,对家庭依附性将减少,使中华民族的敬老养老的传统美德将在新时期有新的发展,即分而不离。分,是指父母和子女不同食同住,采购、做饭、洗衣等家务及照料老人的家庭养老功能将转移至社区;不离,是指子女和父母仍保持密切关系。在城市,家庭养老功能因老年人需求和中青年对养老的承负状况,将部分养老功能分解到社会上去,但家庭成员对老年人身心的关心体贴照顾,是应延续下去的。即使子女和老人分开居住,仍可保持密切的来往,居住近的应经常看望老人,帮助老人作力所能及的事情,居住远的也应保持电话、通迅,送去后代的慰问和祝福。在农村,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年轻劳动力向城镇流动,父母的子女分居现象已出现,家庭养老功能有所弱化,分而不离的趋势将会发展。而我国老年人家庭长期受传统家庭影响,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方式使相当多的农村老年妇女,包括城市中的部分老年妇女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依赖于丈夫收入;加之一般老年女性寿命高于男性,丧偶后则靠子女收入生活,因此,以家庭保障为主的农村养老模式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据1992年调查显示,我国从总体看,分居子女的居住地与老人相距不远,在城市,分居子女的老人中,有72.04%与分居子女住在同一个市区;在农村,有95.24%的老人与分居子女住在同一个乡。家庭分而不离的状况已在大部分地区存在,可以在社区规划和政策中进一步体现,使其发展。研究老年家庭的学者袁方认为中国家庭的变化不会造成子女另立门户就不再赡养老人,或意味着老年人不再关怀下一代而独守空巢。在城市,尽管两代过着分居生活,实际上是分而不离。两代之间仍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对双方都是需要的。

现阶段社会养老功能发挥有较大局限性,不能完全给老年人以经济和服务方面提供保障。如经济方面,农村中绝大部分老年人没有退休金收入,经济来源和生活照料主要由子女提供;在服务方面,城市中多数老年人享有退休金收入,但生活护理完全由家庭成员承担确有实际困难,社区助老工程刚刚开始,还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即使在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社会养老功能是否完全取代养老功能,始终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在物质文明发展到较高阶段时,人们更需要精神文明,需要家庭的互助,不仅是经济上的互助,而且需要精神上的慰藉,感情上的交流,生活上的关心,各方面优势上的互补,亲人间内心世界的敞开和交流,相互间的疏通,很有影响和作用。促进家庭成员之间的进步,有利于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因此社会养老和家庭养老是互动的,只能发挥各自功能。同时,社会保障已不是计划体制下的完全国家保障,是融入国家、社会、单位、家庭、个人的多层次多方位保障,是一种新型的现代社会养老保障制度。

家庭分而不离的养老模式,既能继承和发扬中国民族尊老敬老养老的传统,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老年人有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和要求子女赡养的权利,子女需尽赡养义务,提高老年人在家庭和社会的地位,在全社会形成尊老敬老养老的风尚;又能调动劳动者参与社会保障的积极性,促进我国养老保障事业的发展。通过参加养老保险,个人缴纳养老金,以及个人储蓄,增加养老金的积累,防止在职过度消费,退休后贫困度日,增强家庭成员的社会保障和自我养老意识,保障晚年充分享受老有所养的权利。

分享到: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中华老年网 Copyright 2005-2010 www.zhln.org
京ICP备10054481号
联系邮箱:zhln@zhln.org
任何网站或机构、个人不得将本网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转载本网文字或图片等信息,均须注明“转自中华老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