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老年资讯 --> 孝道文化 --> 坚强女孩守护病母

坚强女孩守护病母

编辑:凹头苋 更新时间:2011-07-21 来源:本站原创
23岁,如花般的年纪,同龄女孩的世界里可能充满了鲜花、香水和纱裙,最大的烦恼不过是考试能否通过,男朋友是否买了可心的礼物。可同样是23岁的张薇,她每天最发愁的却是,怎样用冬天吃剩的白菜和土豆给卧病的妈妈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

23岁,如花般的年纪,同龄女孩的世界里可能充满了鲜花、香水和纱裙,最大的烦恼不过是考试能否通过,男朋友是否买了可心的礼物。可同样是23岁的张薇,她每天最发愁的却是,怎样用冬天吃剩的白菜和土豆给卧病的妈妈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因为,整整四个月来,由于经济拮据,她没有买过一次肉,买过一次鱼,甚至没有买过一次新鲜蔬菜,每天都只靠着冬储的白菜和土豆度日,只偶尔给妈妈买过几次鸡蛋补充营养。

张薇家住大孤山街道白楼社区,幼时父母离异,没有工作的妈妈年初时又突发脑溢血,卧病不起,没有收入的她只能靠做手工活儿赚些微薄的报酬。尽管生活对于年轻的张薇显得过于残酷,但这个清秀的女孩却坚忍得如同一株与命运抗争的小草,乐观、坚强地迎风而立。

拮据母女

冬储白菜到现在

日前,白楼社区的工作人员陈女士告诉记者,社区里有一个23岁的女孩儿,四个月没有买过肉、没吃过新鲜蔬菜和水果,不是因为她不喜欢吃,而是因为她家里有一个重病的妈妈,经济拮据得没有余钱买菜;而且她每次出门都不能超过10分钟,因为卧病在床的妈妈,需要她一刻不离地守护……

昨日上午,记者在陈女士的带领下,走进了张薇的家中。这是一套面积很小的单室,卧室摆了两张床后就没有多少空地了。张薇的妈妈正卧床休养,身体很虚弱。“今年1月份,妈妈得了突发性脑溢血,为了给妈妈治病,已经欠下了8000多元的外债。”张薇告诉记者,“虽然出院了,可妈妈的身体仍然很差,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有时还意识不清。”

记者了解到,自从张薇的妈妈生病后,张薇就辞去了原先打的零工,专心在家照顾妈妈。可是由于母女二人平时就没什么积蓄,再加上为妈妈治病欠了不少外债,因此,家里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十分拮据、困顿,四个月来,娘俩仅靠去年冬天买的白菜和土豆维持生活,从来没买过新鲜的青菜和水果,更别提买鱼买肉了。“我知道妈妈需要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这样才能更快康复,但我现在也没钱,只能偶尔买点鸡蛋。”可记者问到她自己的情况,张薇却说:“我年轻,吃点苦不怕”。

坚强女孩

为妈妈撑起一片天

张薇自幼父母离异,与妈妈相依为命20年,由于母女俩没有自己的房子,一直都是租房生活,之所以住在大孤山,是因为这里房租便宜。幼时的张薇,虽然没有父亲的疼爱,但是母亲对她的照顾却无微不至。“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好,但为了能让我的生活与同龄的孩子一样,她还是坚持外出打工,靠着每月几百元的薪水供我读书。”张薇说,每次买了肉,妈妈从来不吃,都挑了放在我的碗里。

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张薇中考的成绩也不理想,她主动提出不再升学。在她的坚持下,妈妈也只能勉强同意。此后,张薇就开始外出打工,可是由于她年纪小,学历低,许多公司都不要她,因此,她只能在市场上摆摊,卖些手机链、耳饰等小物件。加上妈妈打工的薪水,母女俩的日子虽不宽裕,但母慈女孝,过得平淡温馨。

可就在今年1月20日,不幸却突然降临。张薇的妈妈突发脑溢血,急需住院治疗。看着妈妈倒下的那一刻,张薇十分害怕,害怕妈妈就此离开她,剩下她孤身一人;在抢救室外,她感到无助、彷徨,眼泪顺着脸颊不停流下……

几个小时的抢救,虽然把妈妈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可是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医生告诉张薇,她的妈妈可能以后都要躺在床上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刚刚如释重负的张薇又觉得肩上压了重重一副担子。“当时,我觉得天都要塌了”,但是当她看到病床上的妈妈时,回忆起20年来母女相依为命的点点滴滴,张薇又充满了勇气,坚定地告诉亲属:“我会靠自己的能力养活妈妈和自己。”

埋头劳作

收入以“分”计算

因为母女没什么积蓄,妈妈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张薇已经欠下了八千多元外债,只能将病情稍稍平稳的妈妈接回家休养。一夕之间,张薇长大了,懂事了。她果断地辞去了临时工作,扛起了照顾母亲的重任。

每天早晨6点多,张薇便起床,先为妈妈做饭、洗脸,然后再收拾屋子,做手工活儿(为了方便在家中照顾妈妈,最近,她托朋友找了个可以在家中工作的手工活);中午11点时,喂妈妈吃午饭,然后在做几个小时的手工活儿,到了下午4点多,又开始为晚饭做准备,之后,在妈妈睡觉前,为妈妈擦一遍身子,防止她得褥疮。每天夜里她都会惊醒几次,看看妈妈是不是还在床上,睡得好不好。

张薇做的手工活儿,就是用针线把裁好的布料缝制成桃子形状,厂家打算在端午节前出售。每缝一个桃子,张薇可以得到5分钱的收入,一个小时大概能做10个,一天能做五个小时,能赚两块五毛钱;最近又增加了一项:粘小布猴,这种小布猴的手工费论斤计算,粘一斤小布猴能赚7元钱。记者问她,一斤小布猴有多少个?她淡淡地说:“大约700个”。也就是说,她每粘一个小布猴,只能赚到一分钱。

一分钱,这小得几乎让人可以忽略不计的货币单位,却是一个妙龄女孩埋头工作得到的收入。

面对惊讶的记者,张薇解释说,在家做手工虽然收入微薄,每天最多能赚上6元钱,但能贴身照顾妈妈,她对这样的工作还挺知足。“妈妈时刻需要人照顾,我每次离开她都不敢超过10分钟,就算平时要去市场买点东西,也是跑去跑回。”张薇说,“虽然有时我也想上街逛逛,就算不买东西,也能放松一下,但这不可能,妈妈离不了我。”

采访中,张薇的妈妈一直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无法和记者交流,但是张薇告诉记者,她平时还是会尽量和妈妈说说话,鼓励妈妈坚持下去。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妈妈能快点和我说句话。”张薇说,她相信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分享到: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 中华老年网 Copyright 2005-2010 www.zhln.org
京ICP备10054481号
联系邮箱:zhln@zhln.org
任何网站或机构、个人不得将本网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转载本网文字或图片等信息,均须注明“转自中华老年网”